書客居 > 萬古天帝 > 第兩千八百三十四章 如此兇狠

第兩千八百三十四章 如此兇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景銳不由得看向季仇五,目光一凝,臉色明顯有些不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季姑娘,你笑什么?”景幼薇此時也是俏臉一沉,黛眉一蹙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長公主殿下,二皇子殿下,你們不要高興太早了。”季仇五再次冷笑,目光怪異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景幼薇和景銳同時一愣,臉色隨即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也愣了一下,不知道季仇五怎么會突然這么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這個,你們就明白了。”季仇五目光一沉,手中出現一塊玉牌,遞給景幼薇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幼薇和景銳接過玉牌,神識一動,開始感知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片刻之后,兩人臉色一沉,神情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什么事了?”聶天愣了一下,愕然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玉牌之中有什么信息,讓景幼薇姐弟突然變得臉色這么難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兄,原來能救我母親的人,是你!”許久之后,景銳才臉色好轉一些,沉沉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皇子殿下,你們知道什么了?”聶天眉頭一皺,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景銳目光微微顫抖著,說道:“華大師在玉牌之中留下了一些信息,告訴我們一些事情。他說你是天隕星石真正的主人,但是現在的你,實力太弱了,還不足以激天隕星石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母親的咒印,暫時不能破解,必須等到你的實力晉升到近圣巔峰或者偽圣之后,才有破解咒印,喚醒我們的母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”聶天聽完景銳所說,不由得目光一凝,臉色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當然知道,景銳口中的華大師,就是華一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,華大師讓我們找天隕星石,其實是為了你,對嗎?”這個時候,景幼薇美眸顫抖著,看著聶天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的聰明,再聯想所有的事情,怎么可能猜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聶天想了一下,并不否認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長公主殿下,聶天之前并不知情,一切都是我的老師策劃的。”季仇五目光一沉,突然開口,說道:“如果你們覺得自己被利用了,那就怪老師吧。跟聶天沒有關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幼薇此時卻是笑了一下,說道:“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,我們不怪誰。這一路上,聶天做了什么,我們都看在眼里。就算是被華大師利用了,我們也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我們提前知道真相,恐怕也會去找天隕星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到這里,她看向聶天,美眸閃爍著,問道:“聶天,你一定會救我們的母親,對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聶天重重點頭,說道:“幼薇,相信我,如果我有實力的話,無論付出任何代價,都會救你的母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謝謝你。”景幼薇和景銳同時點頭,向聶天道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這個時候,季仇五卻是眼神怪異地看了聶天一眼,心中說道:“聶天,你現在做出承諾,恐怕以后會后悔的。他們的母親,身份可是不簡單。如果你知道他們母親的真正身份,恐怕就不會出手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些話,季仇五并沒有說出來,只是在心里感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覺察到季仇五眼神有異,不由得看了后者一眼,后者卻是轉頭避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微微一凝,心里也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,眾人即刻返回圣月皇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兩大皇朝的結親,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結束,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幼薇和景銳姐弟臉色并不好看,他們必須想好,回到皇朝之后,如何跟皇帝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天之后,眾人終于回到圣月皇朝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與景幼薇姐弟就此告辭,并沒有跟他們去皇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幼薇擔心聶天等人安全,特地安排一名暗衛,暗中保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之后,聶天等人回到了圣魂學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這一次任務之后,其他人對聶天的態度,完全改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盧鳳鳴,方言等人,也對聶天畢恭畢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學院,聶天帶著眾人,準備先去外院大殿,交付任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他們剛剛來到外院廣場的時候,卻是看到,廣場上空,一道身影屹立在那,周身涌動著滾滾氣息,全身氣息凌厲無比,寒意凌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聶天愣了一下,臉色不由得一變,嘴角扯動一下,問道:“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!”季仇五猛然抬頭,看著高空之上的身影,冷眸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青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看到這名武者,也紛紛開口,神情非常驚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季仇五,你回來了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那名武者開口了,緊閉的眼睛猛然睜開,露出的竟然不是眼珠,而是黑漆漆的眼洞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家伙,竟然是一個盲者!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他正在等著季仇五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季仇五,你認識這個家伙嗎?”聶天愣了一下,隨即眉頭皺起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認識。”季仇五冷笑一聲,說道:“我當年的一個手下敗將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手下敗將?”聶天愣了一下,臉色微微一沉,隨即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名叫侯青的盲者,在這里等著季仇五,明顯是要挑戰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仇五說得沒錯,侯青的確是她的手下敗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侯青是和她同一批進入圣魂學院的,當初的兩人,被認為是外院之中最具天賦的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侯青此人好勝心很強,一心想當外門第一人,所以與季仇五約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一戰的結果,他卻是慘敗,甚至連元脈都被季仇五廢了!

        后來,這個家伙就銷聲匿跡了,所有人都以為,他被逐出學院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誰能想到,侯青居然又再次出現了!

        最讓人驚訝的是,侯青居然變成了一名盲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家伙的眼睛怎么了?難道被人毀了嗎?”盧鳳鳴眉頭一皺,忍不住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眼睛,是我自己毀掉的!”侯青聽到了盧鳳鳴的話,冷冷一笑,說道:“我修煉了嗜血盲劍,眼睛對我來說,只是一個累贅。有的時候,沒有眼睛,才能看得更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”眾人臉色一滯,齊齊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誰能想到,侯青為了修煉更純粹的劍訣,居然如此兇狠,親手毀掉了自己的雙眼!

        “季仇五,你當了這么長時間的外門第一人,現在該還回來了!”下一刻,侯青再次開口,一雙漆黑的眼洞,好似深淵一般,凝視著季仇五。qL11

        他這一次出現,就是為了挑戰季仇五,奪回外門第一的稱號!

  (http://www.nfdu.icu/a/30/30007/11009318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nfdu.icu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免费下载电脑热门棋牌游戏
即时足球比分手机版 安徽快3兑奖表 极速快乐十分出售 赛车012路技术 彩任选9场奖金多少 澳洲幸运10走势 1144111第04期开奖结果 2019年平特三码公式 f捕鱼注册送8元,25提现 黑龙江22选5开奖 快速赛历史记录 九龙开奖平特两 时时开奖号码 69捕鱼钓鱼岛下载 江苏快3开奖结果双彩 上海时时票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