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客居 > 萬古天帝 > 第三千五百一十九章 親自下場

第三千五百一十九章 親自下場

        聶天望著競武場上的一幕,不由得眉頭皺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廝殺場,場中有強大的結界,武者元脈被徹底壓制,不能使用任何武技,只能以肉身武體對抗。”蘇狂歌看著聶天,沉沉開口,說道:“這些人看夠了尋常的打斗,都想看一看,武者在不使用武技的情況下,像野獸一樣搏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一沉,神識感知過去,果然現,那廝殺場被一個強大的結界籠罩著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,還真是變態,竟然喜歡看如此血腥的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邊,聶天看到,其他的競武場中,空間更大,上面的武者正在進行直接的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場地,都是尋常的競武場,分為主神場,至高神場,半圣場,近圣場,偽圣場,圣徒場,圣師場。”蘇狂歌指著遠處的一片競武場,沉沉解釋道:“這些場地,都是尋常的武者戰斗,不同的場地,只允許相應實力的武者參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戰斗的人,都是狼奴嗎?”聶天眉頭皺起,看到大部分正在戰斗的武者,臉上都刺著一個奴字,跟寧紫雨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絕大多數都是狼奴,但也有少數其他武者。”蘇狂歌微微點頭,說道:“有些人,看得不過癮,也可以下場去戰斗,不過他們是不受場地限制的,就算是天韻圣徒強者,也可以進入偽圣近圣的競武場戰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聶天聽到蘇狂歌所說,不由得眉頭一皺,一臉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天韻圣徒強者,進入偽圣場,近圣場,那不是赤裸裸的殺戮嗎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聶天這樣的極限天才,在偽圣實力的時候,也很難對抗天韻圣徒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人要親自下場,是需要付巨額的下場費的,其實他們就是花錢殺人。”蘇狂歌苦笑一聲,說道:“很多大世家的人,都喜歡帶著年輕子弟來這里,讓年輕子弟下場去殺戮,以此訓練他們的武道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一臉低沉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用這種方式訓練武道之心,簡直就是在搞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道之心是否堅韌,跟他殺沒殺過人,殺了多少人,并沒有太大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殺戮成性的人,在面對比自己強大的人的時候,一樣嚇得雙膝軟,跪地求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沒有殺過人的人,一樣有不屈的傲骨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多的狼奴,又是從什么地方來的?”片刻之后,聶天眉頭皺起,沉沉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部分狼奴,都是邪月天狼的人從七修圣界其他地方抓過來的,也有一些,是來狼夜之山的人,被強行抓來當狼奴。”蘇狂歌沉沉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一沉,端木路等人,就是被強行抓過去當狼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狼奴,一旦被刻上奴字,基本就完了。”蘇狂歌嘆息一聲,繼續說道:“狼奴之間的對戰,基本都是生死之戰。無論是廝殺場還是尋常的場地,都是弱肉強食的,只有實力強的人,才能活下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狼奴最好的結果,就是被人看中,買下來。但是狼奴的價格,非常之高,一般人根本買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畢竟圣界這么大,武者這么多,最不缺的就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眉頭皺起,臉色變得更加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端木路等人已經參加戰斗,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端木路等人能一直贏,那也有被人買走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惡!”聶天心里怒吼一聲,暗暗責怪,沒有早一點來到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!殺!殺!殺了他!”這個時候,一個競武場之外,突然響起山崩海嘯一般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一沉,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競武場中,一名狼奴已經被打倒在地,站都站不起來了,雙手捂著頭,在哀聲求饒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名狼奴,在一旁看著,正在猶豫,是不是要殺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能不想下殺手,但是四周人群的呼喊聲,讓他不得不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不下手的話,那么他將遭受最嚴厲的懲罰,甚至有可能被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,不要殺我。求求你了,不要殺我。”那名倒在地上的狼奴,還在求饒,希望自己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但是另一名狼奴,卻突然低吼一聲,隨即一步上前,一拳轟下去,那名求饒的狼奴,直接成了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頓時,競武場之外的人群,爆出山呼般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眉頭皺起,臉色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,近乎是一種扭曲的變態,一定要看到有人死,才肯滿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取得勝利的狼奴,看著四周的人群,眼神微微顫抖,同樣有些興奮,他身上的殺戮習性,似乎被激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狼奴,受死吧!”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,隨即,一名華服武者出現,落在了競武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下競武場了!”蘇狂歌眉頭一皺,不禁驚訝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一凝,神識向著那名華服武者感知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名年輕的武者,應該只有百歲左右,但是他的實力,已經是三階半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站在他面前的那個狼奴,只是至高神后期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實力的差距,天壤云泥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眉頭皺起,這名華服武者,就是蘇狂歌所說的那種人,看得不過癮,親自下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華服武者,顯然不受競武場地的限制,以半圣實力,來到了至高神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那名狼奴,顯然還沒有搞清楚狀況,沒想到一名半圣武者會突然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你!”那華服武者,冷笑一聲,隨即身影動了,那名狼奴還沒來得及做出半點反應,直接被滅殺,慘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競武場之外,又是一陣歡呼聲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狂熱無比,就喜歡看到殺戮的場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,我們找你的朋友吧。”蘇狂歌搖了搖頭,沉沉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聶天答應一聲,不再去關注這些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能力有限,能救的人也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路,他來這里,只是為了救端木路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,聶天和蘇狂歌一起,一個一個競武場尋找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的競武場,足足有成千上萬個之多,聶天主要找的,是主神場和至高神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找個幾十個至高神場,依舊沒有找到端木路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就在這個時候,聶天突然感知到,一股熟悉的劍意氣息,讓他目光不由得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順著劍意氣息,來到一處競武場外,遠遠地看到,那競武場中,站著兩名武者,正在激烈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中的一張面孔,異常熟悉,正是端木路!

  (http://www.nfdu.icu/a/30/30007/17624739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nfdu.icu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免费下载电脑热门棋牌游戏
大乐走透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历史查询结果 广西福彩双采现场开奖 特马开奖历史记录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棋牌牛牛 重庆时时内部公式 六宝典开奖直播app 体育比赛创意方案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1选5 快速赛计划 葡京赌侠诗全年资料免费 uk大上海时时平台 天天福建13水苹果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网 广东时时11选5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