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客居 > 萬古天帝 > 第三千六百八十一章 太奇怪了

第三千六百八十一章 太奇怪了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千六百八十一章&bsp;太奇怪了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看到這一幕,臉色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黑衣武者,顯然是血魂門的人,從他們的氣勢判斷,竟然全部都是天義圣君強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魂衛!”眾人看到那群黑衣武者,眼神駭然一顫,齊齊驚叫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誰能想到,這里生的事情,竟然驚動了血魂衛!

        在整個陰界,血魂衛的名字都是極其響亮,聲名極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能夠驚動血魂衛的事情,都是非常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和東方亭一戰,竟然引來了血魂衛,這是眾人萬萬沒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魂衛來了!”這個時候,東方亭猛然反應過來,驚喜地大叫一聲,眼中透著毫無掩飾的興奮,死死盯著聶天,說道:“臭小子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眉頭緊皺,臉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!”接著,一股龐然的氣勢狂壓而至,虛空為之一顫,數十名血魂衛強勢降臨,一個個氣勢洶涌澎湃,如連綿的山岳一般,屹立在虛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頓時感覺到一股不弱的壓迫之感,臉色微微一變,目光掃過血魂衛,心頭驚訝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血魂衛的實力,非常強,最弱都是天義五重圣君,甚至還有不少天義九重圣君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實力,放在尋常的中級圣界,已經是巔峰強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血魂門的實力果然強大,難怪能統治整個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生什么事了?”這個時候,一道身影凌空踏出,低沉的聲音如驚雷一般響起,震得所有人耳膜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目光微微一凝,開口之人是一名中年武者,身材魁梧,一張臉如刀削一般冷峻,眼神深沉似水,好似藏著無盡的滄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名中年男子,雖然在收斂氣息,但他的氣勢,卻是如江海一般浩瀚,遠比蒼南玉和閻尊等人更強,甚至跟黑帝和三陰大帝這樣的強者比起來,也遜色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神識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感知而過,并不能感知出后者的真正修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推測,此人應該是天劫圣王強者,甚至有可能更強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!”東方亭看到中年男子,眼神不由得一顫,臉色隨即一變,心頭也是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想到,此刻出現的人,竟然是血魂門刑堂堂主,司馬修!

        血魂門的人都知道,司馬修是個鐵面虎,不給任何人面子,做任何事,都按血魂門的門規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血魂門,司馬修有一個外號,鐵司馬!

        東方亭實在沒有想到,他和聶天的戰斗,竟然驚動了刑堂堂主司馬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說,這種小事,隨便來一個刑堂的隊長就行了,不應該引起司馬修的注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馬堂主,這個小子在這里鬧事,還打傷了我和東方大哥。”這個時候,桑輝站了出來,直接指著聶天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他一身狼狽,臉色蒼白,但好在衣服穿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打傷了你們?”司馬修目光微微一沉,先是盯著聶天打量了很久,似乎在尋找什么,眼神顯得有些怪異,隨后又鎖定在東方亭的身上,冷冷說道:“堂堂的東方少爺,也會被人打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東方亭臉色難堪,勉強穿上衣服,一雙眼睛顫抖著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馬堂主,你都看到了,我們兩人確實被這小子打傷了,而且東方大哥傷得很重。”桑輝此時再次開口,說道:“這小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如此毆打我和東方大哥,這簡直就是在打血魂門的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嗎?”司馬修目光一轉,如一雙寒刃一般盯著桑輝,冷冷說道:“本堂主想知道,他一個外來的武者,為什么打你們?而你們兩人,一個是天諭九重圣師,一個是天義一重圣君,憑什么會被一名天韻八重圣徒打成這個樣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”桑輝愕然一愣,一張臉青紅不定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東方亭的修為,的確遠遠高于聶天,但他們的戰力,卻是比聶天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馬修,你已經看到了,我們兩人就是被此人打了,你是不是要裝作看不到,袖手旁觀?”這個時候,東方亭稍稍恢復一些,一雙眼睛陰狠無比,直接向著司馬修低吼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仗著自己是副門主的兒子,竟然直呼司馬修的名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司馬修臉色一沉,一雙眼睛透出一股寒意,直接看向東方亭,頓時一股可怕的氣勢掠空而出,壓在東方亭的身上,讓后者瞬間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東方亭感覺到全身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住,他原本蒼白的臉色,變得漲紅充血,整個人都快要被硬生生地壓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堂主的名字,也是你能叫的嗎?”司馬修一臉低沉,冷冷開口,全身釋放出狂霸無匹的威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整個血魂門,除了血魂老祖之外,沒有人敢直呼司馬修的名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東方亭的父親,也要恭恭敬敬地叫一聲司馬堂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看到這一幕,眼神不由得一顫,心中更是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誰能想到,司馬修來到之后,竟然根本不管聶天,而是處處針對東方亭和桑輝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馬堂主,東方大哥一時情急,說錯話了,請您手下留情。”桑輝見狀,生怕東方亭出事,急急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司馬修的性格,盛怒之下,真的有可能直接殺了東方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東方亭,如果不是看在你爹的份上,本堂主早就宰了你了。”司馬修冷笑一聲,隨即施加在東方亭身上的力量,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,多謝司馬堂主。”東方亭輕松下來,立即向司馬修低頭,再不敢有半點張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司馬修冷哼一聲,隨即目光一轉,直接落在了聶天的身上,眼神詭異地閃爍了一下,沉沉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。”聶天眉頭皺了一下,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疑惑,司馬修不問他剛才是怎么回事,為什么直接問起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。”司馬修沉吟一聲,看向聶天的目光變得更為怪異,似乎在思考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一臉疑惑,不知道司馬修在想什么,只能在一旁看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剛才的事情,到此為止,血魂之路開始之前,本堂主不想再看到任何意外!”片刻之后,司馬修終于開口了,高聲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話音落下,讓在場眾人全部愣住了,所有人都是一臉怪異,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差點殺掉東方亭,司馬修沒有任何責罰,甚至言語之間還在保護聶天,這也太奇怪了。二五零書院

  (http://www.nfdu.icu/a/30/30007/17624928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nfdu.icu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免费下载电脑热门棋牌游戏
八键老虎机看灯技巧 贵州快3开奖号码查询0604023 3d近3o期开机号和今天的试机号 上海时时走势 排三2009藏机诗汇总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 幸运飞艇012路定位技巧 马会特供资料站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找盛通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158计划网广东快乐十分 中国云南省快乐十分 福建时时11选五玩法 篮球比分直播球 球探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北京pk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