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客居 > 萬古天帝 > 第四千三百八十七章 一群烏合

第四千三百八十七章 一群烏合

        高空之上,銀身影凌厲而降,周身涌動著絲絲劍意,釋放著詭異莫測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道銀身影,不是別人,正是聶天!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!”溫倫看到聶天出現,雖然已有心理準備,但還是很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,溫倫也有些擔心,因為他不確定,聶天是否有實力應對接下來的挑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溫師兄,你下去休息吧,這里交我。”聶天淡淡一笑,拍了怕溫倫的肩膀,為后者輸入一股圣力,幫后者穩住傷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溫倫感受到聶天的平靜,心里雖然還有擔憂,但還是點了點頭,然后深深地看了蘇珂一眼,便退到下方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的突然出現,讓眾人先是一愣,隨即便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人是誰,我怎么從來都沒有見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應該是一個不知名的尋常弟子,看他的實力,似乎不怎么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連大師兄都重傷退下來了,這銀的家伙此時強出頭,這不是找死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人很有血性,可惜太沖動了。以他的實力,恐怕會被蘇珂一招擊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烽天命宗的弟子說著,紛紛嘆息起來,為聶天感到深深擔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沒事吧?”溫倫身影落下,藍清藍澈兩人立即將他攙扶住,齊聲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溫倫微微點頭,但一雙眼睛卻是始終放在聶天的身上,顯然還在擔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已經盡力了。”藍清深深點頭,安慰溫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溫倫卻是無奈搖頭,他深知,身為席大弟子的自己,肩負著怎樣的責任和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盡力,卻沒做到,只能說明自己的力量不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白頭的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。他會是蘇珂的對手嗎?”藍澈則是看向聶天,語氣雖是疑問,但顯然對聶天很沒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只有天劫九重修為,怕是在用命逞強吧。”藍澈嘆息一聲,十分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溫倫身為烽天命宗席大弟子,已經是天覺一重圣帝,卻還是只能險勝風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蘇珂的實力,顯然要比風離要強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與蘇珂一戰,只要不死,就算是奇跡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這些人在聶天眼中,不過一群烏合而已。”但是這個時候,一個淡笑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,竟是對聶天非常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藍澈黛眉一蹙,看到身邊站著的人正是之前跟自己對戰的唐十三,不禁問道:“你朋友的實力,比你還強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藍澈并沒有見過聶天出手,但唐十三的實力她是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一戰,唐十三在完全沒有顯露真正實力的情況下,便能輕松應對她們姐妹兩人聯手,的確很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聶天跟唐十三差不多,甚至比唐十三更強的話,那說不定真有與蘇珂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唐十三笑了一聲,想了一下,說道:“這么說吧,鬼崖宗來的這些人,只要那兩個老家伙不出手,他們在聶天面前,就都是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注意到,鬼崖宗除了幾名年輕弟子之外,還來了兩名老者,顯然是宗門的老一輩強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肉?”藍清藍澈同時一愣,一

        時沒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隨便切。”唐十三嘴角扯動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藍清藍澈目光劇烈一顫,頓時愣住,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,看上去平凡無奇的聶天,真的有唐十三說的這么強?

        高空之上,聶天淡然而立,目光平靜地望著蘇珂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珂同樣也在看著聶天,剛開始的目光有些不屑,但慢慢地便有了變化,似乎有些疑惑和驚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覺到,聶天的劍意與尋常劍者似乎有些不同,竟讓他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為讓他詫異的是,他竟然看不出聶天有幾條命脈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珂曾是烽天命宗的弟子,所以也是一名命格武者,體內覺醒了五道命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有一種特殊的能力,就是能輕易看出其他命格武者的命脈數,除非,對方的命脈數,比他多出三道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,他看不出聶天的命脈數,豈不是說明,聶天的擁有八道以上命脈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道命脈,這意味著什么,身為命格武者的蘇珂非常清楚!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從未聽說過,烽天命宗有八道命脈的武者,難道這小子是新加入烽天命宗的嗎?”蘇珂心中驚疑不定,目光不禁閃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此刻,他更愿意相信,聶天有隱藏命脈的秘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烽天命宗,的確有這種秘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種秘法極難修煉,而且也沒有什么實際用處,對武者本身沒什么提升,僅僅只能隱藏命脈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烽天命宗幾乎沒有修煉此類秘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許這家伙是個異類,喜歡修煉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。”蘇珂稍稍冷靜,心頭安定不少,看著聶天問道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嘴角微微一動,淡然笑道:“擋下我一劍,你才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,是嗎?”蘇珂目光一沉,冷笑道:“希望你的實力,配得上你的狂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聶天依舊平靜,眼中沒有半點波瀾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珂只有天覺一重修為,對他根本沒有任何威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此時的蘇珂是天武一重,聶天或許還能正看他一眼,可惜的是,他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死!”蘇珂暴吼一聲,顯然被激怒了,周身力量狂涌而出,激蕩在虛空之中,爆出烈烈轟鳴,極其雄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強的氣勢!”下方人群感受到高空之上的壓力,不禁齊齊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溫倫目光也是一顫,額頭上滲出點點汗珠,顯然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    藍清藍澈緊緊盯著聶天,同樣很激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唐十三雙手抱在胸前,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知道,這一戰對于聶天來說,只是一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氣勢不錯,可惜在我面前,太弱了。”這個時候,聶天開口了,只見他負手而立,一步橫踏,一道劍意呼嘯而出,如離弦之箭,快到不及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一瞬之間,蘇珂感覺到逼面而來的凌厲殺機,但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,便聽到一聲骨肉被切開的聲音。然后一片血光之中,蘇珂看到自己的左臂,被齊齊斬斷,飛在半空中!

  (http://www.nfdu.icu/a/30/30007/21833919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nfdu.icu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免费下载电脑热门棋牌游戏
pk10技巧 四川时时高手 三肖中特黄大仙i 黑龙江时时多少期 庄家七张牌玩家二张牌怎么玩 体彩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号一定牛 2019年葡京另版赌侠诗句 快3江西今日走势图 冰球突破哪儿可以试玩 看彩票走势图技巧视频 七码中特白小姐 新彊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足彩竞彩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走夯图 北京赛pk10怎么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