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客居 > 萬古天帝 >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劍嬰失控

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劍嬰失控

        轉瞬之間,帝釋天虐殺三人,身影屹立在高空之中,好似一尊殺神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望著那張稚嫩的面孔,眼中流露出的卻是難以掩飾的忌憚和恐懼。

        帝釋天太強了,強的不可思議!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的帝釋天,猙獰的臉色漸漸恢復,眼中的暴戾也慢慢消散,整個人穩定下來之后,身影一動,來到聶天的身邊,急急問道:“聶天,她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情況不樂觀。”聶天沉沉開口,他一直在為練舞衣輸入地脈之源的生命之力,但即便如此,也只是堪堪穩住后者的氣息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傷之后的練舞衣,就像是一個吸收生命之力的無底深淵,任憑聶天如何努力,都無法將深淵填滿。

        帝釋天小臉一沉,眼神緊張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注意到這一幕,心中不由得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段時間,帝釋天一直和練舞衣待在一起。朝夕相處之下,就算是一塊石頭,都會生出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的帝釋天,一心追求武道,身邊沒有一個知心之人,一路之上都是他自己孤獨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練舞衣陪在他身邊的這段日子,雖然他心里很煩,但是當看到前者被人打傷的時候,他卻會莫名的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看著練舞衣生命垂危的樣子,帝釋天竟是感覺到真真切切的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帝釋天,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讓她死!”聶天看到帝釋天沉默不說話,神情鎮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,一定要救她!”帝釋天沉沉開口,眼神悲傷而堅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點了點頭,隨即帶著練舞衣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一群劍者才出現了,正是神武劍塔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戰斗已經結束了,他們才姍姍來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轉身看著那一群劍者,為之人,正是玄藏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生什么事了?”玄藏鋒一步跨出,直接來到聶天身邊,看到練舞衣重傷不醒,悲痛大吼道:“舞衣,是誰把你傷成這樣?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冷冷看了玄藏鋒一眼,冷漠說道:“武劍主大人,你若是不想讓練舞衣死,就閃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不是傻子,豈能看不出來玄藏鋒在演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逆鱗的人打了這么長時間,玄藏鋒卻在戰斗結束之后出現了,這分明就是有鬼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藏鋒此時或許真的很心痛,但他心痛的絕不是練舞衣受傷,而是逆鱗的人死了,聶天卻還活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閃開!”帝釋天看向玄藏鋒,冷冷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藏鋒愣了一下,臉色非常難堪,但還是克制著自己,連聲說道:“救人要緊,救人要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和帝釋天直接離開,向著神武城城主府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武狂沙狠狠看了姜虛一眼,然后便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姜虛臉色還在呆滯著,剛才生的事情太快了,他到現在還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帝釋天到底是什么人?為什么會如此變態?簡直就是一個巔峰武道認知的存在

        姜虛許久之后才反應過來,隨即來到玄藏鋒身邊,臉色驚駭地問道:“武劍主大人,那小娃娃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玄藏鋒掃了姜虛一眼,苦澀一笑,說道:“他是一名劍武合一傳說級別的劍者,其他的事情,我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傳說劍者!”姜虛雙瞳猛然一顫,臉色再度一變,心中驚駭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傳說劍者,那真是傳說中的存在,九大域界之中,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出現傳說劍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姜虛怎么可能想得到,一個六七歲的孩童,竟然是傳說級別的劍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帝釋天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?完全違反常理啊!

        本來姜虛非常震驚于聶天的實力,但是帝釋天出現之后,他心中的震撼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帝釋天的存在,姜虛對聶天更加忌憚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帶著練舞衣,很快回到城主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間之中,聶天不停地向練舞衣輸入地脈之源的力量,但他的臉色卻是變得越來越怪異,因為練舞衣就像是一個深淵,正在不停地吸收吞噬地脈之源的力量,但是卻沒有醒過來的跡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聶天眉頭皺起,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體內的地脈之源力量有限,再這么輸入下去,他也堅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,練舞衣怎么樣了?”帝釋天在一旁緊張地看著,感覺到練舞衣的氣息并沒有任何好轉,神情不禁變得焦急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搖了搖頭,并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感覺到,練舞衣體內涌動著一股狂暴至極的力量,像是一頭蠻獸一般,不停地吞噬著她的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股可怕的力量,似乎是某種劍意,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聶天所輸入的地脈之源的力量,都被這股力量吞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難道是泣血劍嬰?”聶天猛然想到什么,臉色不禁一變,隨機直接喊道:“小肥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往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,小肥貓早就出來了,但是這一次小肥貓卻是一直沒有出現,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聶天,你不要浪費力氣了,這小丫頭已經沒救了。”小肥貓的身影出現,卻是一臉的沉重之色,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救了?”聶天愕然一愣,手上卻是并沒有停止動作,還在不停地向練舞衣體內輸入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相信,練舞衣救不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龍貓老大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為什么說舞衣沒救了?”帝釋天被小肥貓的話嚇到了,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,臉色驚駭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小肥貓嘆息一聲,說道:“這小丫頭受到了暗屬性力量的沖擊,雖然那股沖擊并沒有讓她當場死掉,但卻大大激了她體內的泣血劍嬰,導致泣血劍嬰失控。泣血劍嬰不停地吞噬她的生命氣息,她已經沒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”聽到小肥貓所說,聶天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,他沒有想到,事情竟然這么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泣血劍嬰突然失控,怪不得他向練舞衣輸入這么多的地脈之源力量,卻是沒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我不相信!”帝釋天愣了數秒鐘,猛然反應過來,竟是突然狂,狂暴地低吼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帝釋天才現,原來練舞衣在他的心中竟然占據了這么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當他得知練舞衣沒救的時候,心居然像是瞬間被人掏空一般的難受,那種心痛欲裂的感覺,讓他狂。

        nu1;

  (http://www.nfdu.icu/a/30/30007/7252319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nfdu.icu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免费下载电脑热门棋牌游戏
街机千炮捕鱼攻略 61期开奖 重庆时时彩 金沙娱城总站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江苏快3单式开奖结果查询 29333天线宝宝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开奖码 手机赌博开挂器免费 一定牛彩票网手机版 小蝴蝶播放器app 两码中特期期 上海福彩网公众号是正规的吗 不朽的浪漫输了20万 偷拍美女图片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